荔枝时评|傅艺伟涉毒:中年单身女人,也要活得丰盛

2016年03月04日 10:10:12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叶倾城  

  (作者叶倾城,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知名作家;本文系作者为江苏网络电视台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是迈克吧,在文章里写了这样一件事。他向朋友提起曾经的一代歌后张露,朋友问:谁?他再加一步解释:是杜德伟的母亲。不出所料,只换得朋友再问一句:谁?过气就是这样的。

  这是电脑上跳出傅艺伟吸毒的消息时,我的心得。同是朝阳区群众举报的人群,单论知名度,她比毛宁、尹相杰差远了。触动我的,是她的年纪:她1964年生人,现年52岁。到这岁数,追求刺激或者寻找灵感,都不再是合适的借口了。剩下的解释,大概就是精神空虚了。

  傅艺伟1990年因演出《封神榜》而成名,被称为最美的苏妲己,但之后,她就没有更红的角色了。她大概并不热爱演艺事业,才三十岁,就淡出做生意去了。做了几年,不太成功,她又回到娱乐圈,演了些贵妃婆婆之类的大配角。事业上,她不能算滑铁卢,因为她从没到过巅峰,她只是普通十八线小明星一枚。

  她离过两次婚,从最后一次离婚到现在,十六年来她始终独身。不必问为什么,在中国,单身中年女性再婚始终不易。她儿子在上大学,她出事后第一时间露面发声,道歉不够关心她。这是很好的危机应对,但对于二十来岁的少年来说:要学习,要工作,要追求女友,要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关心家人,绝不应该是他们的第一要务。

  我看到的,是一个典型的中年单身女子,无可回避的窘境。

  不管她单身的理由是什么,丧偶、离异还是始终未嫁。到五十上下都是一样的。父母要么已逝,要么已老得只是负担不再是依靠。孩子羽翼渐丰,必须海阔天空,不会留多少时间给母亲。没有另一半,再小的房子也嫌有点太大。她的社交不会很多:人家拖家带口的场合,未必叫上她,她自己也不爱去。

  五十来岁是快退休还没退休的年纪。事业有成者,可以骄傲地说:我嫁给了工作。买奢侈品绝对能熨贴心灵,人后的无数次饮泣,能被人前的无限风光抵消。但大部分人——尤其是女性,只有职业没有事业,分外明白地知道:自己在职场上在公司里在工作圈里,可有可无。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空虚、冷清、没有成就感、心事无处发泄、人际支持系统不良……合在一起,叫做孤独。有人在这孤独里,养猫养狗,越养越多,泛滥成灾。有人跟孩子催婚催生,太知道这是自己与世界的唯一一条线,死活不松手,孩子越烦,她越惊恐,越死命抓住。有人——吸毒。

  中年危机,人人都要应付,我对这一群女性,格外有同情心。中国对女性的教育,始终是家庭为重:女人不是自己,是女儿/妻子/母亲。她的存在附着在父亲/丈夫/儿子身上。很常见的,已婚妇女没有朋友,只有老公小孩。而一旦没有老公,小孩长大,她们立刻就面对着深沉的空虚。

  她们一向觉得读书就是为了上班,没感受过求知的乐趣;她们没受过系统的美学教育,琴棋书画样样不通;年轻时就被她们丢弃的朋友,现在只怕捡不回来。还跟她们来往的,往往境遇相同,困境相近,运气好,结伴跳跳广场舞,运气不好,成为毒友。挣扎着,盼望着,希望有白马王子出现,救她们出生天。都会过去的,只要新欢够好,时间够长”——没有新欢,日子就不过了?没有新欢,就得不开心下去?

  一个人生活也很好可能是自欺欺人,一个人生活有很多不好处:性需求、感情需求无从解决,病了痛了得自己照顾自己——但人本来就没有万事顺心的,一切的不好,都不是自甘堕落、害人害己的理由。该怎么办?勇敢地接受这不好,像接受老花眼、老年斑、老年性耳聋……一样,好好生活下去。

  我有朋友,五十之后开始跑马拉松;我知道有位老奶奶姜淑梅,是个文盲,丈夫去世后为了排遣痛苦,开始学认字,现在出了三本书。我最近买了一本《成人练钢琴》的书,序言里列出中老年学艺的若干好处:时间充裕、能懂得音乐中的灵魂、不会太纠缠于失败……

  中年了,也许很寂寞,但仍要努力活得丰盛。可选项其实很多,但一定不能是毒品。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