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时评春节特别评论(七):父母为什么非要催婚

2016年02月11日 10:31:51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文/闫红

  (作者闫红,“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知名作家;本文系作者为“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手机客户端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每年此时,世界上仿佛就只剩下了两种人,催婚者与被催婚者。前者在现实中功力强大,步步相逼,让你无所遁逃。后者在网络上大肆吐槽,交流抵御之道,借一个个绝妙的小段子,对催婚者进行缺席审判,取得精神上暂时的胜利。

  按说,选择结婚还是不结婚,什么时候结婚,跟谁结婚,是一件非常个人化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节奏。局外人凭什么指手画脚?

  观察那些催婚者,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人。一种是不安好心的,以催婚的名义打压你的气焰,否定你的生活,修复你或大或小的成功带给他们的隐痛。第二种人没这么刻薄,不过是亲戚朋友见面了,无话可说,问一下你的婚姻状况,再半真半假地催几句,显得没拿你当外人,更妙在惠而不费,不会给自己的钱包造成伤害。

  以上这两类人,大可以一笑了之,认真你就输了。最容易让人浊血上头的,是来自父母真诚的善意的催婚,唯其是至亲,唯其足够真诚与善意,才显得你的“终身大事”真是个大事,唤醒你的焦虑,激发你无能为力的愤怒。

  非节假日期间,他们也许会去婚姻介绍所打听一下消息,到某个小公园,和同样处境的老头老太太交换一下小照片,那时候,他们作为行动派,没工夫发泄情绪,到了这大年下,看着别人家的孩子成双成对,一年的辛劳与落空的挫败感,让他们的情绪来得格外激动。

  面对这样的父母,你也许会很激动,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他们并不是不开明的人,其他事上也很豁达,为什么唯独在你的婚姻问题上,就这么想不开?

  我的一个朋友,是个大学教授,他有个特别值得骄傲的儿子,某名牌大学的医学博士,毕业后进入北京的某著名医院。这个朋友每每说起自己的儿子,总是神采飞扬。这段时间,我很少见到他,偶尔遇见,他说自己最近非常忙,到各个城市去讲课。我本想恭维他广受欢迎,却不想他一声叹息,道出些风光之后的隐情。

  他去年年中斥两百万巨资,给儿子付了首付买了房子,现在,他还欠银行一百万,每月要还两万块钱贷款。“我每天一睁眼,就欠银行七百块”,他苦笑着说。我说,你干嘛一定要买呢?可以让孩子租房子啊。他说,租不到合适的房子,大城市,租金也高,况且将来儿子结婚,没房子也不行,就凭他那每月一万多的工资,不可能攒够首付,买得越晚,要负担的越多。

  “将来结婚也要花一笔大钱。我现在就希望他早点结婚,我这就等于是另外一只鞋子落了地”。这个朋友摇着头,匆匆结束了这次谈话。

  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催婚的父母,也算其情可悯。

  从前的父母催婚,也许是因为大脑里时刻绷紧“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这个弦,如今的父母,在其他方面都已经与时俱进之后,在这件事上还如此想不开,是因为,我们没有做开明父母的土壤,现实逼得我们常常不得不把孩子当成“巨婴”来养,催婚,是其中有机的一环。

  都知道如今养育儿女比过去要难得多,街上的车辆比过去多,世上的坏人也比过去多,提携抱负间花费的精力比过去不知道多多少。孩子长大了,求学、就业、买房、生孩子,日益高涨的成本,都不是一个初入社会的年轻人,凭一己之力能够承担的,即使贫苦的父母,也不得不做好倾己而出的准备,问儿女的婚期,也是问自己可以安度晚年的时间表,子女一天不落听,做父母的头上高悬的达摩克利特之剑就一天没法落下来。

  在啃老已经成为常态的社会,作为赞助者,催一催进度,难道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吗?那些焦头烂额不胜其烦的年轻人,在吐槽之前,是不是可以扪心自问,你显示出来的自立自足,是否足够让父母放心?你会让父母帮着付首付摆酒席赞助蜜月出国游吗?将来生了孩子,你真的不会请父母帮你带吗?如果你心中早就暗中将父母设置为最可靠的投资人,那么,为什么不能将你在跑其他项目时呈现出来的耐心,在这大年下,分一些给他们呢?

  这耐心必须是真诚的,虽然据媒体报道,租男友和租女友,在这个春节已经成为年轻人的一个选择,但这种做法,不过是一种委婉的敷衍,得过且过,问题依旧悬在那里。最好的交流是交心,父母可以把简单的催婚,变成关于各种利害的分析,子女也可以把自己的现状与问题所在,告知父母,双方商量解决方案——在这个日益复杂的社会里,我们已经无法再像过去那样模糊地处理婚姻这件事,彼此猜心解决不了的问题,不如交给开诚布公。

  催婚与应对催婚,是我们在这个过于紧张的时代里,不得不付出的代价,而让它变成节日里的顽症,是因为我们还在用过去的方式,处理新情况。如果不改变,它依然是下一次节日里的黑色幽默,双方都无法突围的困境,而如若真诚地面对,也许,改变这一状况,并不那么困难。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