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时评:年夜饭AA制又怎样?

2016年01月25日 14:41:53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叶倾城  

  (作者叶倾城,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知名作家;本文系作者为江苏网络电视台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又到团年时。过年是普天同庆、合家团圆的日子——但是,你真的想见他们吗?是亲戚,但各有各的日子,一年见不到一次;又因为各人的能力性格际遇,分属在社会的不同阶层。你真想和他们吃饭吗?有人吃饭没吃相,一双筷子在盘子里东扒西捡;有人喝两杯就开始耍洒疯;每个家族都有一部长达三代甚至五代的恩怨史,搞不好就有人要在饭桌上演快意恩仇……

  这就是我看到年夜饭AA新闻脑补的背后的故事。说是有一个四代同堂的大家族,二十多年,一直是轮流坐庄办年夜饭。但今年,轮到的主办方老二说:“AA吧。老二,还是儿女中家境最好的一个。

  开席没多久,老二就沿桌收钱。兄弟姐妹们个个付钱,不欢而散。

  何以至此?不是轮流操办吗?那也是一种实质上的AA呀。但是,轮流坐庄最大的问题就是丰俭由人,像城市轮流办奥运会一样,北京恨不能一斥百万金,伦敦能多节约就多节约。我自己多年前也有过一个轮流买单的小圈子,有些人事先安排得好好的,去的都是菜精席暖的雅舍;有些人就在他自己楼下的小馆子,五六个人一盆水煮鱼。估计这一家的年夜饭也如此,老二不痛快已经很久了:轮我们家就翅参鲍肚,轮你们家就红烧肉呀?

  中国家庭,能面子上糊弄过去的事儿,一般都不会撕破脸。一个家族能弄到当面收钱的程度,背后就有说不尽的寒潮汹涌了。冰冻三尺,不是一日之寒。但老祖母都八十多了,儿女应该也是六七十,这都是退了休的年纪,不在社会上打拼,不必再敷衍谁,看你不顺眼,就用各种方式明确表示: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AA制是不是好制度?我有一个朋友,娶了个美国太太,圣诞节和太太一起回娘家。岳父母早已离婚又分别再婚,此刻两家联合邀请这小两口。我好奇,问:传说美国家庭也是AA制的,可属实?他答:属实。因为早说好是请他们俩的,账单上来,便四位老人开始算钱摊钱,四张信用卡递上去。

  这会不会冷冰冰地没人情味?拜托,本来就是离婚夫妻,本来就是女儿嫁到万里之外,女婿还是外国人。

  但放在中国的环境下,老一代的离婚夫妻是很少的,兄弟姐妹就算打得誓死不来往,逢年过节还得假模假式碰个头。经常有小朋友向我诉苦,某位不懂事的叔叔舅舅姑姑,到他们家吃年夜饭,从头抱怨到尾,什么菜都能说得比屎还难吃。我提议:等这位叔舅姑主持年夜饭的时候,照搬处理。小朋友摇头:叔舅姑单身/离婚/或者在外地,轮不到办只轮到吃。

  怎么办?也许学学耿直的老二:AA吧。

  就像同学聚会,爱来不来,来者自付。你有别的事儿忙,或者觉得这顿饭不值100块,就别来。来了你想把这100块吃回去,就努力吃少说话。轮到你主办了,你如果犯懒,带大家去吃回转寿司……也行,谁欠一顿饭呀?最关键的,是跟谁一起吃。想跟你吃,不要说AA,就算顿顿我请,也毫不心疼;不想跟你吃,就算AA,也会心疼自己付出的时间。

  生而为亲戚,是缘份。美满亲热的大家族,一顿热热闹闹的年夜饭,能温暖整个寒冬。真有情,AA制不会损害这份情;有裂痕,也绝不是一顿饭的付款方式造成的。一顿热热闹闹但各怀心思的聚餐,当然不如三口之家的清粥小菜温馨,这时候,别怪到付款方式上去。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