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时评:别再以“汪峰前任”的名义,理直气壮地不快乐

2015年12月29日 14:34:22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文/闫红  

  (作者闫红,“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知名作家;本文系作者为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章子怡生娃,汪峰的前前前任(没错,中间隔了两任)葛荟婕一如既往地平地再起波澜,先发了一条微博说:“恭喜……又是女儿……别再换人了……!但是请保护好熙熙”。一个“又”字,十足来者不善,与其说是恭喜,不如说是奚落。因为章子怡生的是个女儿,一些嘴欠的网友就笑话他说,如果说女儿是个小棉袄,汪峰估计都热死了。

   咱这里就不扯三观什么的了,这个话,别人说,还是随口抖的小机灵,情有可恕;可葛荟婕你作为一个女人,一个女孩儿的妈妈,说出这种话来,是说你的缺心眼呢?还是说你缺心肝呢?

  可能葛荟婕自己也觉得不妥,很快把这条删了,接着又发了一条,说:“恭喜……但如果还要生的话,请把熙熙还给我”。这条好像比较注意维护女儿,但其实更加无聊,注意是“下次再生”,是十万八千里外的事情,她分明只是为了搅合一下。

  而这条,又被她飞速地删了,并重新转发了章子怡报喜的那条微博,加了一句:“可爱的小生命”,表情符还是一颗鲜红的心。到这儿还不算完,今早,她又发了一张烧香的照片,并且问大家为什么她就不能任性,不能发脾气?

  这删删发发,帮她赚足了眼球,让她超越张馨予,成为“娱乐圈最强韧前任”——为了尊重广告法,我们还是加个“之一”吧。

  张馨予借范冰冰李晨的情事刷存在感不难理解,她在圈子里混,想上头条的心,不亚于汪峰。葛荟婕虽然也时不时走个秀什么的,但已经不是风头浪尖上的人物,靠这个上个头条,并不能为自己的事业加分。这是一,二来张馨予蹭头条,蹭得还比较隐晦,讲究技巧;葛荟婕的蹭法就粗暴得多,毫无美感可言,而且反复无常,言语间透露出的某种神经质,更有可能让人避之不及。

  同样是蹭头条,张馨予的蹭法能看出逐利本质,葛荟婕则更像是损人不利己,一次次跳出来,只是为了恶心一下汪峰,给他“春暖花开”的日子添一点儿堵吗?我觉得,倒也不尽然。

  作为一个被“辜负”了的前任——葛荟婕一直说汪峰在她生孩子后出轨,但有时她也承认她那时太沉迷于玩游戏,不管怎样,十八岁为汪峰生下女儿的她,多少也算一个受害者,心情不好的时候吐吐槽,也算正常。她不正常的地方在于,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太多了,以至于形成一种恶性循环,她因为心情不好而吐槽,因为吐槽而心情更不好。不拿她和别人比,只和继任者章子怡比,她就缺少了那种把自己从磨难中打捞起来的勇气。

  曾几何时,章子怡也走过背运,“泼墨门”的羞辱,“诈捐门”的质疑,让她也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灰头土脸,跌入低谷,但她凭着一部《一代宗师》走了出来。和汪峰的恋爱,让她的口碑跌到前所未有,可是有她以前的成就在那儿镇着,谁也不敢将她彻底看轻。毛姆说,阅读是一座小型的避难所,其实工作也是,一个人忙起来,有理想,有奔头,有成绩,就没那么容易被挫折所伤。

  就像一个人正奔跑着,跌了一跤,没关系,爬起来,拍拍灰,稍稍整顿一下,就能走得更远。葛荟婕的问题在于,她跌跤的地方,可能就是她能达到的极限,那其实也没关系,接受这个现实,继续好好过日子。但是,接受现实也是需要付出心力的,葛荟婕也不想花这个力气。

  于是,她就坐在原地,一次次提醒别人,我是汪峰的前前前任,我是在这里跌倒的,不然我能走更远。她留出大段的空闲烦恼,发微博又删微博,在评论里和网友争吵,或者是爆料,从她的微博和访谈里,你都能感到,她在兢兢业业地扮演“受伤的前任”这个角色。

  为什么不把这个时间花在更有建设性的事情上呢?比如在工作上有更多的尝试与突破,或者和女儿做更多的交流——她多次扬言要把女儿接回去,最后皆是不了了之,她承认自己生活能力都不能够照顾好自己。可是,提升生活能力,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

  葛荟婕放弃这些,更乐于扮演一个“受伤的前任”,还是因为后者更轻松吧。当她觉得自己是一个“被伤害”的人,就好像找到了一只可以打盹的沙发。工作停滞不前没关系,因为“我都受过伤了啊”,不太管孩子也没关系,因为“我是个受过伤的孩子”,她舒舒服服地躺在“受过伤”这件事上,放下所有的压力。她一次次在汪峰的“好日子”里刷存在感,也许只是,为了在这只沙发上赖得更久一点。

  说这些,并不是想要责怪葛荟婕,她出生于1987年,还不到30岁。比她更应该被抨击的,是这种寻找沙发的心理,不幸的是,这种心理很多人都有。

  你曾经在某一段路程上吃过亏,尝过那苦头的同时,你也尝到了某种甜头,当你以“受伤害者”自居,你就能够容许自己暂时的懒散、颓废、神经质,舍不得驱遣自己打起精神奔上下一段征程。

  人是脆弱的,不可能时刻都像打不死的小强。然而,在那样一只沙发上靠久了,就会失去上路的勇气,只想不断地陷进去、陷进去,直到一抬头,天色已近黄昏,而你两手空空,除了那没有分量的悲伤,你一无所有。比起来自外人的旧伤,这种日渐消磨,这种慢性病一般的自残,杀伤力其实还要大一点。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