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娱评] 《怦然星动》:这碗热鸡汤烫了我一嘴泡

2015年12月06日 14:28:26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祖纪妍

  (作者祖纪妍,“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北京大学电影学硕士,戏剧导演;本文系作者为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手机客户端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怦然星动》上映第一天,单日票房突破2500万成为当日冠军。李易峰和杨幂再次用铁一样的事实向所有人证明——“有颜就是任性”。

  以下是几则不包含实质性剧透的温馨提示:

  1、请所有入场观众坚信,艺人是不能跟自己的经纪人恋爱的。无论如何都不能,不需要前提,不需要设定,就是不能,你要像接受漫威宇宙一样接受这个世界观,否则你将忍不住提前离场。

  2、这是一出“成人童话”。这里所谓的“成人童话”并非一般意义上讲的“拍给成人看的童话故事”,而是用儿童的智力和认知水平拍成人世界里的故事。不追星、不看脸、不是为了谈恋爱的,不建议观看。

  3、这是一部没有实质性音乐元素的high school musical。本来用当红小生扮演一位理想主义的音乐创作人,主演热血励志的“任性故事”,整部影片都应该载歌载舞,让人热血沸腾。然并没有。我认为导演不是不想这么拍,而是因为李易峰应该不是很会唱歌。

  说到李易峰饰演男主角苏星宇,我认为这是一个极具反讽性质的“中国影坛怪现状”。国民男神饰演国民男神,本来是顺理成章之事。但奈何编剧写故事的水平很一般,却空有一身反骨,非要吐槽当下娱乐圈。当李易峰在银幕上义正言辞地说“我才不要去拍什么偶像剧”的时候,我相信除了亲妈粉以外的所有观众都笑场了。我不知道应该去称赞他的自嘲精神,还是应该担忧他所欠缺的自知之明。我不是他的粉丝也不追偶像剧,但我知道他出演的一部由游戏改编的“奇幻神剧”,着实在青少年中拉动了一股收视狂潮。

  从小银幕到大银幕,对李易峰本人的“星途”来说应该是个飞跃,但从客观公正的角度来说,这部由他签约公司领衔投资、制作的电影,对展现他的实力、能力、潜力都没帮上什么忙,反而暴露了大短板。就算你演的角色再阳光、再帅气、再深情、再有才华,但总架不住一到该你开嗓唱歌推向高潮的时候就让导演喊“咔”吧。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要是真想好好塑造一个音乐明星,至少也得再练练五音吧,你好歹也是发过个人专辑的人,这样凑合怎么能服众呢?这一点真不如人家鹿晗,人家至少还为《我是证人》奉献了主题曲呢。

  把李易峰和鹿晗并置在一起,再把《怦然星动》和《我是证人》罗列在一块,就连我们这么落后于娱乐时尚潮流的人都能看得出来:一个有过故事但心地单纯的成熟暖男,一个操着京片子、爱唱歌、爱运动的叛逆少年,两个自身形象定位不同的偶像明星,两部与杨幂合作的商业电影,两种不同的电影风格。也许我们可以说中国电影行业已经进入了“明星中心制”的时代,或者不如说是“粉丝中心制”的时代。我们以为是明星吸引来了粉丝,但事实是粉丝塑造了明星,然后明星再根据这些特征反身定义自己。在粉丝与明星的互动关系中,粉丝们拥有比我们设想中要大得很多的话语权。

  我们整天把“粉丝”和“粉丝文化”挂在嘴上,但到底什么是粉丝呢?粉丝来自英文“fans”,本质上是一种“过度的读者”,因为他们不再满足于从大众文化中获得快感和享受,而是投身于大众文化的符号和文化生产中,生产出属于自己的粉丝文化。他们经常以大众传媒为“资料库”,从中生产出界定自我身份的符号特征,并以此形成不同的“小派别”,彼此之间有连接也有冲突。这就是为什么百度贴吧上喜欢不同明星的粉丝团会经常发生论战,但其实对于完全身处粉丝文化之外的旁观者来说,喜欢李易峰与喜欢鹿晗并没有什么差别,他们都是相对于喜欢莎士比亚而存在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消费社会的成型,粉丝成为了手中握有大量金钱的潜在客户,特别是年轻人,永远都不满足于在社会文化中随波逐流,总是想创造出有自己标签和个性的另类文化。有趣的是,他们又永远想把这种另类变为主流。当他们中的佼佼者渐渐登上时代的舞台,就会涌现出一大批新生代“意见领袖”。他们可能是畅销书作家、可能是偶像派演员、可能是歌手,但在涉世未深的年轻人眼里都是明星。所以,明星来自粉丝,他们之间有大量共同点,无论是年龄、教育、社会背景还是人生经历。于是,明星为粉丝的生活提供童话幻象,粉丝在把明星捧到高处的同时也满足自我投射。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粉丝文化很像一种精神香烟。那么为某个特定明星的粉丝们投其所好、量身定做的电影能否被视为一种“香烟电影”呢?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在鹿晗与李易峰两位当红小生的银幕秀中,最大的赢家其实是杨幂——连续两个月,连续两部大电影,连续两次票房大卖上头条,不知道有多少粉丝从此也觉得“杨幂牌香烟”味道也不错呢!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