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可爱”的词真的很可爱吗?|00后说

2015年11月30日 14:11:55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文/糯米粥

  (作者糯米粥,00后,南京市初中三年级学生;本文系作者为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可爱与纯真

  “闰土的特点是纯真、可爱、聪明……”说到可爱这两个字,语文老师笑得眯起眼,好像很愉悦的样子。

  然而我讨厌可爱,有时候,甚至讨厌纯真

  我们来弄清楚,什么时候人们说可爱,什么时候人们说纯真。

  可爱是抱着皱巴巴的婴儿找不到别的形容词。

  可爱是朋友圈里有人晒了他的小猫小狗。

  可爱是小孩子玩闹嬉戏,黑白分明的眼睛睁得好大。

  可爱是……

  纯真是大人的复杂他都不懂,懵懂无知地傻站在原地。

  纯真是迷了路,他拉拉爸爸的衣袖:我知道,上北下南左西右东。

  纯真是……

  可爱的时候,他们笑,说纯真的时候,他们笑得更厉害。这两种笑都是善意的,但却是嘲笑意味。

  可爱纯真和同情一样,那都是站在高处的人俯视站在下面的人。

  就像在偶像剧里,一个人体育比我强,个头比我高,学习比我聪明,我怎么能吐出可爱这两个字呢?只怕是他看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笑眯眯地说我可爱吧。

  除了描述外貌(甚至不包括描述孩子的神态),其他所有的可爱”几乎都带有优越感。因此我说,可爱是个贬义词。

  我不歌颂童真

  有人歌颂童真,然而完全不必要。

  大人羡慕天真,小孩子却不。没有哪个小孩子,不希望自己知道得多一点,再多一点,最好像个小大人。

  因为大人会笑我们:你连这也不知道?他们故作惊讶,有时重复好几遍,然后口若悬河地给我们讲这件事情,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要。他们觉得这样他们在我们心中高大的形象就树立起来了。

  长袜子皮皮不想长大,那是因为她已经有独立和自由,别人说的话不会伤害她。她理直气壮地不会背九九乘法表,我们却在说出自己不会时心虚。

  拥有了力量,童真才能够美好。

  很多事情上,尤其是关于情感,关于死亡,关于世界的阴暗面,小孩子不是不明白,是大人以为他不明白。不管其他途径,他们毫不避讳地在孩子面前谈论这些的时候,我们已经听见,并且了然。

  大人是两相对弈的棋手,孩子是观棋不语的群众。他们深陷棋局,忘了我们已经长到比棋盘还高的高度。

  很多时候,小孩子可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们对于局势和气氛更敏感。至少我是这样,至少我知道不止我一个人在孩提时是这样。大人啊,其实有时候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很傻很傻。

  那么大人以为我们不明白,以为我们弄不懂情况而可爱、而纯真,就是一种侮辱。

  我不介意他们这么想,这才是小孩子最大的优势,是忽视让棋子出其不意的进攻不被发现。

  可是人不管到什么时候都可以装可爱的,这才令人不爽呢。不管你到底装得成不成功,即使你很不擅长卖萌,在你对可爱这个领域完全无知的时候,这种试图尝试又手足无措的状态已经很可爱了。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