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娱评:《我是证人》杨幂VS鹿晗,谁的演技更差点?

2015年11月01日 09:56:28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文/祖纪妍

  (作者祖纪妍,“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北京大学电影学硕士,戏剧导演;本文系作者为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中国电影产业在不知不觉间就红红火火进入了“IP年”,改编、翻拍、买版权,一时之间大行其道。除了传统的引进巨擎好莱坞外,中国观众还在院线见到了越来越多的韩片“身影”。有直接引进的,如《暗杀》;有中韩合资的,如《第三种爱情》;有中国导演翻拍韩国经典的,如《重返20岁》;而最让人哑口无言的莫过于韩国导演“嫁接”中方卡司重拍自己成名之作,如《我的早更女友》和新晋上映的《我是证人》。

  我总觉得这是一种带有双重污蔑色彩的“联姻方式”,既毫不掩饰中国市场对质量过硬电影的饥渴需求,又毫不遮挡韩国导演对中国票房“饮鸩止渴”似的过度榨取。但这不是我该操心的事,因为不是我操心就有用的事,所以还是说说电影《我是证人》本身。

  从电影类型的角度考量,犯罪电影一直是韩国电影的“重头戏”,从《杀人回忆》到《老男孩》,从《亲切的金子》到《圣殇》,佳作频出。其中有一种亚类型最近颇受观众喜爱,可称之为“废柴警察探案片”。一般这种电影具备以下几点:主角(或案件的线索性人物)都是一个失败、落寞、不修边幅的“废柴警察”;在侦探片的过程中加入大量动作性元素,并常伴有结实的打斗风格,猛戳观众“痛点”;表演有很大程度的漫画化风格,为控制节奏常加入笑点和喜剧性元素;一般都会正义战胜邪恶,取得大团圆结局……

  号称今年韩国最卖座电影的《老手》就属于“废柴警察探案片”的标准作品,资源刚刚流出的时候,着实在影迷圈引起了一阵观影热潮,豆瓣评分也有很长时间名列前茅。《我是证人》改编自韩版电影《盲》(《盲证》),从类型的角度也属于此类电影,可想而知,出品方和制作方对中国票房市场是很有野心的。

  但改编电影也好,翻拍电影也罢,最大的障碍是本土化与落地化。这点做得最好的是《重返20岁》。《还珠格格》和邓丽君的歌曲贯穿全场,让从60后到90后的观众都不得不喜欢。《我是证人》在这方面的表现差强人意。

  虽然编剧修改了反派的前史,使单纯邪恶的变态色魔变成了被爱所困的“无奈哥哥”,增强了整部影片的“救赎”意味,但这既不能让观众对反派产生同情也不能使人物形象更加立体,反而使各种巧合显得非常生硬;其次调侃了交友软件“只约”,勉强算是紧跟了社会热点话题,但却也是草草了事,既戳不到观众的痛处,也没有任何共鸣可言。

  制片方在选角上可谓煞费苦心,为在竞争激烈的中国市场赚取观众眼球,选择了最火、最热、最有争议的杨幂和鹿晗担纲主角,把他们的演技飞升作为宣传炒点确实是聪明之举,但对影片的整体质量提升“并没有什么卵用”。

  杨幂和鹿晗在电影里可谓是本色出演。一个是目光呆滞的坚强女子,一个是只会耍帅的叛逆少年,一人一张扑克脸,基本没有什么进步可言。倒是反派朱亚文,彻底颠覆了他在观众心目中千年暖男、万年备胎的经典形象,化身变态控制狂让人十分惊艳。大家都说杨幂和鹿晗“已经很努力了”,其实人家朱亚文已经不声不响地完爆他们100多个来回。但话又说回来,中国娱乐圈的怪现状即如此——努力在天赋面前,就像实力在颜值面前一样没有意义。

  此外中国版最不如韩国版的地方还是硬广告太多。假模假式的表演可以忍,大段大段的说教可以忍,万分之一的巧合嵌套可以忍,所有人物都要自言自语说出心理话可以忍,濒死的主角随时应编剧要求满血复活也可以忍——但影片里所有人都使用同一品牌的手机实在叫人忍无可忍了!当朱亚文拉开抽屉出现一打同款手机时,我的内心几乎彻底崩溃。我读书少,但你不能以为我瞎啊!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随着电影市场的拓展,观众对电影的容忍度好像越来越高了,虽然观影中途不断有出现这个影厅的集体笑场,但似乎并没有减少观众的观影愉悦感。所以,最后,再剧透一点点。鹿晗受伤之后,杨幂和警官去看望他,有一处小小的穿帮镜头哦!上一个镜头鹿晗的手上还挂着点滴,但是下一个镜头点滴就不见了哦,不知道聪明的你发现了没有?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