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娱评:《蚁人》里的政治正确

2015年10月23日 17:27:11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祖纪妍

  (作者祖纪妍,“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北京大学电影学硕士,戏剧导演;本文系作者为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当中国“屌丝”还深陷初恋泥潭不能自拔的时候,外国“屌丝”已经在为下一代改邪归正、拯救世界了。

  在国庆档三部国产吸金神器《夏洛特烦恼》《港囧》《九层妖塔》都在鼓吹封建直男癌的三宫六院幻想和当代直男癌的初恋最美情结时,好莱坞大片中核心家庭至上的价值观就显得没那么令人反感

  《飓风营救》里打黑反腐全是为证明父亲的伟岸和承诺,《星际穿越》里“跨越虫洞只为遇见你”,《蚁人》中废材父亲为了维护女儿心中自己的英雄形象而真的成为了英雄。相比于中国电影里的中国男性形象总是需要在被初恋无情的伤害之后才会接受现实平淡的美好,美国电影里定义的美国男性形象却一定是因为亲情,尤其是为了女儿,才会小宇宙爆发不顾一切的逆袭。男性通过父亲的身份定义自己,重新思考责任和选择,这是《蚁人》中的第一重政治正确。相较于中国当下电影的文本语境,这一点显得尤为闪光。

  《蚁人》这部电影是漫威世界版图中重要一环,从宏观世界的争霸拓展到了微观的量子世界,同时推出了英雄队伍的“工人阶级代表”——斯科特是一个平民英雄,是一个飞贼,是一个刑满释放人员,是一个普通人在经历了生活的困境和价值观重构之后自我选择成为英雄的超级英雄。

  《蚁人》是《复仇者联盟》第二部和第三部间的承上启下之作,实现了复仇者联盟阶级身份的突破。

  钢铁侠是科技狂人富二代;雷神堪称“天庭”官二代;美国队长是战士,是士兵,保卫祖国保卫地球是他的天职;绿巨人是科学和科学怪物的统一体,他必须成为英雄否则就会被人类视为恶魔……他们全都没有选择。斯科特则不同,他是典型的“肩负重大责任感的小人物”形象,是美国梦的当代化身。这是蚁人的第二重政治正确,是之于复仇者联盟,乃至整个漫威谱系的政治正确。

  在经典好莱坞电影,尤其是经典超级英雄电影中,女性要不就是极其柔弱的被保护者,要不然就是极其剽悍的蛇蝎反派,最多也就是《复仇者联盟》中靠性感博眼球的功能性“炮灰”,但在《蚁人》中,女性角色的叙事功能和形象地位都得到了显著的提升。可以说,是从“过去”“现在”“未来”三方面主导了男性主人公的生命体认和生活选择。

  女儿是未来,是斯科特“入伙”的直接动机和出生入死的基本动力,基本上行使了作为“被保护者”的功能;老蚁人的女儿霍普已经从父亲羽翼下的被保护者的身份上游离出来,成为了斯科特的教师和训导员,根据剧情的暗示,我们不难期待未来两个人有浪漫关系并协同作战的可能性;而老蚁人的妻子则超越了传统意义上的女性角色功能,不仅仅是一个被动的牺牲者,是男性行动的驱动力,而更大程度上是超越了男性的英雄形象,在危难之际舍生取义,成为了男性的保护者。此为《蚁人》的第三重政治正确,是《蚁人》关于女性主义和女性书写的政治正确,是《蚁人》相对于整个好莱坞经典叙事系统的政治正确。

  2015年10月是中国电影“商业正确”的月份,华语2D电影票房冠亚军接连易主,《港囧》和《夏洛特烦恼》以相似的初恋诉求、相似的笑点堆积、相似的直男品味雄霸市场。在这样一个充满金钱味道的“多事之秋”,反而是一直以无脑、娱乐、视觉化著称的好莱坞电影给了我们“政治正确”的提示。“政治正确”离艺术创新还有一定距离,但毕竟是理性和文化介入电影工业的一种途径。从这个角度来说,倒是希望我国本土能出现一些“主旋律”的商业片。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