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说《读者》烂透了是否不谦逊?|00后说

2015年10月21日 15:55:51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糯米粥

  (作者糯米粥,00后,南京市初中三年级学生;本文系作者为江苏网络电视台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什么我不刻意看《读者》

  我想没有中国人不熟悉《读者》式的文章,包括各种文摘,这是某些老牌文艺青年的标志,时至今日仍影响着许多人的人生。我以它举例,说说我为何不愿看这类的文章吧。

  过去我闲时也不抗拒读一读它,我最初意识到它非常可怕是在几个月前。我班同学自然而然地会觉得,一个看《读者》的同学比另一个看漫画的同学更加有文化,甚至也觉得自己一期不落地看它能够证明自己很有品味,并为此给它建立了相当的权威性。

  《读者》不注重新闻性,一期里的大多数文章放到什么时候都依然成立。它像一个观点的熔炉,里面的文章几乎都是叙事文和议论文,几乎每一篇都有很强的立场,非常主观。

  我认识一个人,常拿《读者》里的文章和观点举例子。这种人总是积极得可怕,而且情感充沛,宁愿被动接受而非主动思索那些文章当中不合逻辑的观点,即使它违背本心,也很轻易被其说服。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个时候他们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思想。

  每一期《读者》里都有很多名人轶事,给我们带来了解传奇的快感。其实泛泛阅读某人的一生甚至是片段对我们的生活并没有什么益处。

  首先明确我们并不是传奇,而且我们的生活始终应以自己的方式进行,用别人的事例验证自己人生的对错是不可取的。第二如果我们真想知道某些传奇人物的人生,不如买本正经传记全面了解,而不要主观臆断。

  以自己的情感思忖对方的情感,使对方的经历失真,大概是传记的大忌,但《读者》式文章的读者仿佛都能穿过时光,有一肚子话要感叹评断。

  《读者》式文章的问题在哪

  翻开目录,先看看那些因为被用滥而不忍直视的小标题,再看看文章的标题。

  我受够了病房,爱,婚姻,幸福,修行……当然人生就这么点东西,这是情理之中。只是它的新奇角度还不如我们中学生百花齐放的考试作文,这就让人很泄气。

  其次文章里光阴流转、生老病死的惆怅落寞已烂大街。那些感动再感动不了任何人,尤其是我们的阅卷老师。《读者》不完全鸡汤,可是也温吞得没有多少攻击性。鸡汤我们受不了,专门把鸡汤反过来的文章乍看新颖,可其实换汤不换药。

  不知怎么回事,它很容易误导人。把人要么引向悲哀,要么引向特别正面的极端,故事不过是故事,不会因为它是某个人的“亲身经历”和字里行间的恳切变得真实。

  “读者”这两个字就是一个滤镜,把事件最最重要的一部分遮去,因为作者认为和中心矛盾的地方必须舍弃。

  每个主人公都有单一到无聊的个性,从来不会丰满。我们都知道生活不是那样,哪有什么对面的残疾姑娘天天在阳光里侍花弄草、笑得明媚,相信我,这样符号化的人只会让人想要远离。

  尽管我们下意识以为《故事会》庸俗,《读者》高雅,其实后者只是前者诗化的缩影。人到中年大多能憋出一点状似有理的人生感悟,以初三学生的现实和水平,它的文笔也不大可学。

  ——以上是本初中生个人愚论,写到这里也觉得对喜爱《读者》的前辈们十分不敬。我知道有个道理:小时候觉得父母很崇高,青春期年少轻狂觉得自己最厉害,长大又理解他们的辛苦和伟大。所以我等时间给我答案,《读者》式的文章会不会给我彻悟和惊喜。

  如果有那一天,我就惶恐地更正自己的言论,那也不晚。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