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说:被诺奖“潜规则”的“陪跑者”

2015年10月09日 11:46:06 | 来源:江苏网络电视台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据诺贝尔奖官网的最新消息,瑞典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8日下午1时,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斯维特拉娜·阿列克谢耶维奇荣获该奖项。

  于是乎,村上春树又不出意外的陪跑了...

  “一年一度的心疼村上日。”

  “最远的距离是村上先生与诺贝尔。” 

  “村上没得奖,这样就能断了安妮和敬明的念头。”

  “影界小李,文坛村上。”

  作为村上春树的中文译者林少华,每逢诺奖颁奖时更是变身“大忙人”,被国内外多家媒体邀约是常事。

  今年终于忍不住吐槽:“我真心希望他赶快得了算了,一劳永逸。要不然每年跟着预祝,太折腾了。”

  诺奖“陪跑者”中知名作家甚众,陪跑原因五花八门。

  最低调的陪跑者——米兰·昆德拉

  昆德拉已经陪跑了十几年。与村上不同的是,他每次的赔率排名都不是十分靠前。今年,昆德拉的赔率长期在1:20之外,依旧不引人注目。

  但是,昆德拉的作品却并不低调。《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作为其代表作,在世界各地掀起了一次又一次的“昆德拉热”。

  最为国人熟知的陪跑者——北岛

  诗人北岛多年来一直是博彩榜单的常客,直到——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接下来,与北岛关系密切的和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获奖。同时,由于多位评论家认为北岛的作品深受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影响,所以产生了这样一种逻辑:

  诗歌上有了托马斯为何再给北岛呢?

  中国作家有了莫言为何再给北岛呢?

  最尴尬的陪跑者——菲利普•罗斯

  说起诺贝尔文学奖,北美的状况并不比中国好到哪儿去。诺贝尔文学奖上上一次降临北美,还是1993年托尼·莫里森获奖的事。作为美国作家,菲利普•罗斯不得不面对“瑞典学院不喜爱美国文学”这一事实。另一方面,2013年加拿大女作家爱丽丝·门罗获奖。

  正如报道评论的那样:“对于瑞典人来说,给加拿大人和美国人没啥区别,所以,罗斯还要继续等!”

  5张椅子决定的诺贝尔文学奖

  为什么这样说?

  首先,瑞典学院的会议室里摆着18张椅子,这是一个延续了220多年的传统。

  而坐在椅子上的,毫无疑问,就是传说中的瑞典学院院士。

  他们实行终身制,意思是,除了去世以外,不允许辞职。用前常任秘书恩道尔的话说:“夫妻过得不好还能离婚,但院士不能,院士之间的关系比婚姻更持久。”

  接下来,18个院士中将选出5位院士,坐在12、14、16、17、18这五张椅子上,负责诺贝尔文学院的评定。

  (12、16号椅子坐的是委员会主席,14、18号椅子一般坐女院士,17号椅子坐的是常任秘书)

  他们的任务是,每年2月到9月,集中阅读来两百多位被推荐作家的作品。

  什么概念?每个评委平均每天阅读一本书。

  (让小编想起了传说中8秒一篇的高考作文~~~)

  最后,每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就这样诞生了。

  被诺奖遗忘的大师

  在一些学者看来,诺贝尔文学奖有一套自己的“潜规则”,小编总结如下:

  1. 最好是关注社会以及人类苦难的作品;

  2. 最好属于“严肃文学”或“纯文学”;

  3. 最好不是畅销书;

  4. 最好别是不受欢迎的“美国文学”;

  5. 最好别和上届得主用同一种语言写作;

  6. 最好和上几届得主住的距离远一点。

  东欧地区的用俄语、白俄罗斯语、乌克兰语写作的作家,你们还好吗?

  (还有一句忠告,请别叫“村上春树”)

  当然,诺贝尔奖远不是文学的全部。在诺贝尔奖的百年历史中,未被光顾的大师名单可以列出长长一串:托尔斯泰、卡尔维诺、易卜生、哈代、契诃夫、卡夫卡、高尔基、左拉、乔伊斯、博尔赫斯、纳博科夫、普鲁斯特、伍尔夫...

  荔枝说:与其说是大师错失了诺奖,不如说是诺奖错过了大师。文学没有遗憾,遗憾的是文学奖。

     (荔枝新闻专稿/白墨 综合新华、南方周末等多家媒体)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