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时评——未成年人的暴力 该由成年人负责

2015年06月23日 00:00:00 | 来源:江苏网络电视台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文/坏雷达  

  (作者坏雷达,“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新京报》记者;本文系作者为江苏网络电视台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资料图)  

  读小学时,我一度以为自己所生活的是黑道江湖而非学校。  

  那是90年代后期,我曾数次被初中生堵进巷子,搜走身上仅有的零花钱。但当我升入初中以后,周末的业余爱好之一,同样是堵住街上的小学生,将暴力施加于后来者身上。  

  受害者成为加害者,这往往是弱者的报复逻辑。如今我与同龄人谈起这段故事,发现大家拥有惊人的相似经历,“谁小时候没被抢过啊”。  

  施暴,某种意义上是青春期的宣泄本能,男生们以古惑仔为偶像,所钦羡的无非是那种由暴力便可获得周遭认可的成就感。  

  即使从人类学角度,青春期的暴力也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孩子们在学会文明社会的竞争规则之前,先天就拥有自然界暴力斗争的本性。此时此刻,社会规则还没来得及教化这些荷尔蒙爆棚的孩子们。  

  但到我高中毕业前,最能打的人已经不是校园偶像,相反,成绩优异者逐渐成为焦点。若以今天的眼光看,这就是智力逐渐取代暴力成为竞争规则的过程,这意味着,我们逐渐习得了成人社会的规则,多半是靠脑袋而不是拳头竞争,这是个体成熟的标志。  

  因此,浙江庆元初中生暴打小学生的新闻弹出,我开始并不觉得意外。  

  但点开视频,烟头烫和捆绑殴打等行为,仍让我震惊。这些殴打行为的暴力指数,已经逼近甚至部分超越了成年社会。视频之残忍,一贯对孩子们网开一面的网络舆论,都已经开始呼吁严惩孩子们。  

  严惩当然不对,严惩的本质依然是以暴制暴,最后的结果并不理想。其次,根据刑法相关规定,未满十四岁为完全不负刑事责任年龄,打人者不负刑事责任。  

  这部分责任落到了监护人头上。按法律规定,伤者可以向伤人者的监护人要求民事赔偿,追究其监护人的刑事责任;而将整个事件放大,在未成年人身上表现出的这些残忍暴力行为,同样该由成年人负责。  

  原因之一,开头我已提及。在未受到文明规则的完整教育前,未成年人是不太清楚暴力的使用规则和危害的,他们的世界里,先天就有以暴力决高下的文化基因。  

  驯服暴力,正是教育的核心功能之一。教育的目的在于让未成年人内化规则。包括文明的种种规范、权利、义务和有序竞争,都应通过教育来传递给他们,继而,让他们身上的荷尔蒙找到正确的道路发泄,比如体育比赛和其他业余爱好。  

  拿我来说,在接受教育过程中意识到了暴力行为的危害,在家庭和校园的教育下,开始远离暴力,继而,潜藏的暴力基因得到疏导。  

  出于种种原因,浙江庆元的这些施暴初中生,不仅没有学到驯服暴力的这部分规则,反而出于各种原因,误将暴力视为世界的唯一准则,继而才会施加残忍暴行而不知轻重后果。  

  反思教育,是个太宏大的主题,然而这起偶发的暴力行为,背后恰恰正是我们老生常谈的命题:成年人对未成年人教育的缺位。  

  这种缺位是全方面的,首先是家庭教育的缺失,打人者的父母摆烧烤摊为生,很可能难以顾及子女教育,而被打者的父亲,已有报道开始苛责,“是蹬人力车的老实人”。  

  学校教育更不用提。在一个充满应试教育和体罚的环境里,很可能连教师本人都无意中在贯彻着暴力的原则。不难想象,老师们会有闲暇来处理孩子之间的打打闹闹吗?但实际上,教导孩子们如何正确处理打打闹闹,主动规避暴力行为才是教育的本义。  

  教育缺失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孩子们误以为暴力足以解决问题,他们在长大后,会仍然活在自己想象的丛林社会中,暴力将随之升级。  

  前段时间,因争风吃醋,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居然对同胞痛下狠手,扒光衣服、用烟头烫其乳头、强迫吃沙子、剃掉头发吃掉等,手段之残忍,比庆元的初中生更胜一筹,因此在美国被捕,甚至恐怕会面临终生监禁。  

  悲观地想,如果教育不当,或许,他们正是庆元这些施暴初中生们的明天。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